笔墨温酒

垃圾写手一个cp杂食,最近吃雷安
微博:狸介—笔墨温酒
沉迷假面骑士,来打屹立不倒

阳光正好,洒满街道,他们融为一体。
纵然暴雨,房间漏雨,他们各奔东西。
——《爱情》晓月老板

九辫向的,手里素材很有限,基本是用的欢乐喜剧人的画面和杂志采访,有一个找不到拍摄者的一段口吐莲花,然后别的一看就不是官方视频的就是我自己拍的了。黑场有点多,希望观众姥爷可以忍过黑场(对不起)

一个寿与天齐一个九辫,这两个图做了两个亚克力挂件,一样有20个,想问问有没有人想要的,有的话可以在西安场和成都场场外面交,免费送的
图是不听相声的闺蜜做的送我的,做挂件是有授权的请放心,因为很喜欢这两个图所以打满了自己的水印
友善拒绝二奶奶们,二奶奶们就请不要来了
欢迎各位教❤️徒来玩
联系方式私信

放一下目前为止的化妆课上画的东西吧,两个结构妆一个小烟熏,后面是自己做的砍伤和脓包

做了一个春姐的,本来还有别的准备做,做完了我就贤者时间了_(:з」∠)_

今天在华清池用手机拍的

【雷安ABO】黑暗森林(A雷xO安)

有婴儿车,初次上路
给我家小龙虾/绑定画手的圣诞贺文 @一只火法小龙虾
也是给雷安的圣诞贺文【废话】
我流雷安,私设ABO
点♥️我♥️看♥️雷♥️安♥️激♥️情♥️打♥️架

【雷安】暴力美学(一)

我流雷安,导演x影帝,人物归七创社ooc归我
标题和内容关系没有特别大
欢迎提意见呀(乖巧)


  这是一个流行时尚变化节奏极为快速的时代,不少新鲜事物迅速崛起又突然消失,就像是沙滩上的浪潮,一个接一个的翻涌一个接一个的不复存在。
  一股“骑士”的热潮在这个世界兴起,这个充满了让无数男性追寻无数女性痴迷的充满了正义感和仪式感的角色,出自于一部热映的电影《骑士精神》。
  安迷修在紫堂幻的建议下接了一档综艺。安迷修内心有些惶恐不安,这是一档访谈类的节目,主持人号称最擅长的就是深挖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说白了就是一定要让你泪流满面才肯放过你,如果你愿意在节目上失声痛哭就更好了。
  安迷修坐在后台看着台本,计算着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哽咽,什么地方流泪,又该在什么地方破涕为笑。突然听见一阵的敲门声,安迷修从台本中抬起头来,正要起身,紫堂幻先他一步开了门:“你好…”门外的人不由分手的推开紫堂幻走到安迷修面前:“安先生你好,我是你的化妆师,请你现在坐好不要乱动,你也不希望你上台以后出什么差错吧?”紫堂幻想要说些什么,被安迷修一个眼神拦了下来。安迷修放下台本在化妆镜面前坐直了身子,露出温柔的微笑:“我一定会配合可爱的小姐的工作的。”化妆师微微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开始了工作。化妆的过程不算温柔,但效果却没有出差错,化妆师后退了两步打量了一下便离开了房间,留下巨大的关门声。安迷修显然十分适应这样的情况,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样子,又拿起了台本仔细研读。
  节目开始录制,不出意料,主持人果然一直把话题在往他过往的经历上带,有了心理准备的安迷修应付自如,节目录制十分顺利。
  很快前半场节目的录制结束了,安迷修正准备回到后台却被节目组拦了下来。紫堂幻端着一杯温水递到了安迷修的手里,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怎么了?”一股不安感从安迷修心里腾的升了起来,紫堂幻的表情显得更加为难:“嗯…安哥,节目组说有一些特别的安排,他们请了一个人…就是,嗯…”“紫堂先生,节目的录制要开始了。”紫堂幻的话被打断了,他应了两声准备回到后台,又匆匆折回,从安迷修的手上拿走了杯子“总之安哥你有个心里准备。”紫堂幻低声嘱咐完回到了后台。安迷修心里有点打鼓,紫堂幻的话让他有一些不安感,毕竟安迷修向来不擅长应对“惊喜”。
  节目开始录制,主持人依旧和他扯一些家长里短的话,却让安迷修越来越紧张,终于主持人话锋一转,向他提问到:“听说有一个人跟你关系非同一般,并且让你的演艺生涯有了转折,你猜猜是谁?”安迷修的神经迅速绷紧,不好的回忆在他脑海中迅速闪过,脸上扯出了经典的笑容:“我好像知道是谁了。”主持人故作惊奇,表情变得有些夸张,转身面向台下的观众:“看来安先生已经知道是谁了,那么观众们猜到了吗?”观众席像是沸腾了一般喊出了一个名字,舞台前灯熄灭,只有嘉宾出场的地方亮着光。听见观众喊出的名字,安迷修长舒一口气,原来是雷狮啊。
  舞台上精心设计的门打开,伴随着场内的尖叫声,雷狮从门后走了出来。安迷修看着雷狮,有些感慨。雷狮仿佛一点都没有变,依然是嚣张自信的模样。安迷修突然觉得在舞台上,在聚光灯下的雷狮有些刺眼,他不禁抬手想要遮住这些光,舞台却突然全亮了。雷狮已经走到了舞台前方,跟台下的观众互动着,他向着哪边挥挥手,哪边观众的尖叫声就陡然拔高,震耳欲聋。雷狮玩够了,回到了舞台中央跟安迷修击了个掌,顺手搂住了安迷修的肩,被安迷修十分自然的拍开了。主持人自然没有错过这个画面,笑着调侃两人关系真好,接着请他们落座。
  雷狮的坐姿也十分雷狮,大喇喇的往沙发上一坐二郎腿一翘,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自然的好像演播厅是他家的客厅一样。安迷修的完美微笑有些破裂,坐在雷狮旁边后悄悄掐了雷狮一下,雷狮吃痛,笑容却更加放大了。
  接下来的节目也按部就班的进行,除了雷狮毫不顾忌的跟主持人聊他在学校的蠢事让安迷修恨不得当场就把雷狮给掐死。
  一切都在安迷修的计划之内。
  

成都卡弗上一个八百斤的艾比🌚

用了开头和结尾,然后关键词里面冰淇淋和死库水那个我真的加不进去了。
我流雷安,ooc有,私设满天飞,给各位看官道歉。

【雷安】得偿所愿
  “你……是谁?”
  四周是一篇寂静的黑,恍惚间能够看见一抹白色在黑暗中飘动,抬手轻轻抓住那抹白,却在手中化作了虚无,抬眼一看,一道刺眼的紫色光芒射入眼中。
  战争是当权者的一局游戏,军队、人民都不过是在游戏厮杀的棋子。胜利者的土地不断扩张,大陆上插满了强者的标志,没有人聆听弱者的呼唤,没有人看见黎民百姓的悲哀。
  没有人吗。
  雷王国的对外战争已经持续了二十年之久。战火在土地上熊熊燃烧,被当做木柴的百姓在烈火中发出了对战争发起者的诅咒。
  雷狮,雷王国的三皇子殿下,正骑着高头战马,带领下自己的护卫队巡视这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雷狮的脸上带着轻蔑的微笑,看着雷王国的战果,看着横死在街头的一具具尸体。忽然听见一声巨响,一根燃着火的树木轰然倒塌,隐约还伴随着孩子的哭泣声。然而这稚嫩的哭声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像是被什么给捂住了似的,变得不真切起来,但听力灵敏的人还能听见传来的微微的抽噎声。雷狮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右手边的骑士长大人。骑士长的表情没有一丝丝的变化,只有因为握紧缰绳而泛白的指关节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雷狮调转方向,骑着马向着抽噎声发出的地方走去。雷狮听见右边的马蹄声略微犹豫了几秒才响起,脸上浮出了得逞的微笑。
  安迷修很清楚雷狮在想什么。骑士国灭国,师父死去,雷狮强行捡回他,他宣誓成为雷狮的骑士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十年来他与雷狮同进同出,还替雷狮办了不少事情。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它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的轻易。
  骑士精神是什么?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这十六个字一直在安迷修的灵魂深处打转,最后也消失在了灵魂深处。去他妈的骑士精神,安迷修暗骂了一句,跟上了雷狮的步伐。安迷修比谁都清楚,骑士最基本的就是忠于自己的主人,若是连这点都无法做到,还谈什么骑士精神呢。安迷修用力握住缰绳,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雷狮。
  或许是因为身后的视线太过于灼热了,雷狮感觉自己的发带已经被烧了个穿。
  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发出抽噎声的地方,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抱着一个黑色的布包缩在阴影里,听见马蹄声猛然抬头,借着闪烁的火光依稀可以看见女人精致美丽的面庞。
  黑布里面应该是婴儿吧。
  那一定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说不定是个美丽的女孩,她可能拥有一头优雅的金色长卷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柔和的光芒;她还有一双晶莹剔透如同上等的海蓝色宝石一样的眼睛,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安迷修有些走神,双眼放空。
  雷狮收回了雷神之锤,有几分嫌弃的抖落心爱的武器上的血液。
  雷狮带领的护卫队继续前行,蜿蜒的队伍就像一头恶龙,这头恶龙正在巡视自己的财宝。
  安迷修有些麻木的跟上大部队的步伐,甚至忘了回头去看一眼那美丽的女性。
  那个女孩长大之后一定是这个城镇中最美的女孩子吧,想必会有很多男性为她倾倒,每天早上她都能收到爱慕者送来的还带着晨露的娇艳的玫瑰。最后,她会挑选到一个最合适她的人,两人相爱相知,结婚生子,生活幸福美满,就像每一个哄骗孩子的童话故事那样。
  雷狮的余光看见安迷修波澜不惊的表情,心中划过一丝不愉快。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很久之前,雷狮第一次干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安迷修冲上来用双剑挡住了肆虐的雷神之锤。然而最后,安迷修什么都没能保护下来。雷狮喜欢看到安迷修充满了正义的湖绿色的眼睛,美丽而愚蠢却意外得让他痴迷。雷狮心底的恶趣味翻涌着,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安迷修正义的表情破碎的样子。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多到安迷修内心已经麻木了。他的信仰被乱世击溃。
  在这样战火纷飞的地方,他能护下一个弱者,可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在他看不见,保护不到的地方。而被他保护下来的人,最后还是会被他的保护拖累,最终死于非命。他们原本有可能在乱世中活下来的。
  老国王的急令穿过战火到了雷狮的手上。雷狮带着安迷修和几个亲卫回到了王都。
  年迈的老国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精神矍矍,举手投足中带着王者的霸气。见到雷狮,老国王显得有些高兴。
  雷王国有三位皇子,大皇子骁勇善战但谋略不足,三皇子足智多谋却无王者之勇,唯独雷狮有勇有谋,仿佛天生的王者。然而老国王深知雷狮的秉性。雷狮向往自由,苍生,王座,财富单独哪一样都不能把他栓住,没有人能够阻止一头雄狮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自由。
  老国王将王位传给了雷狮,偏偏将军权交给大皇子并封为大将军,二皇子被封为摄政王被下令辅佐雷狮。雷狮心里清楚,他们是束缚自己的镣铐的一部分。
  雷狮被册封的当天发生了两件事,老国王遇刺身亡,安迷修突然失踪。得知消息的雷狮比众人想象的平静得多,没有大发雷霆,甚至没有派人去大肆寻找。
  没有人知道安迷是怎么离开的,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十年后,战火依旧在大陆上零零星星的燃烧着。
  一座城,两座城,三座城,五座诚,十座城……雷王国耗费了三十年打下的领土在慢慢的丢失。
  雷王国的军队对反抗军进行了镇压,但收效并不明显。反抗军的声势越来越浩大,惊动了雷王国的权力核心。雷王国年轻的国王御驾亲征,镇压才慢慢有了成效。
  年轻的国王终于见到了他想了十年的人,这个人骑着白色战马,威风凛凛。带领的反抗军与王国的军队沉默的对峙。
  “你想要的是什么?”
  “停止战争。”
  “以战止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
  “愚蠢至极。”
  谁也不记得这场对峙是怎么结束的,总之最后战争结束了,国王还承诺绝不会再对这些城市发动战争。
  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反抗军的领袖没有称王,在签下止战协议之后不知所踪,国家被他交给了一对拥有巨大呆毛的姐弟。
  一百年后,大陆上的战争已经停止很久很久,久到当年参与战争的人都老的老死的死,久到一个国家从战争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久到一个国家的国王老死在了王位上。
  正午的阳光撒在生机勃勃的小院中,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手里拿着巨大的剪刀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看着院子里的植物在他经手后有了美丽的形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屋里走出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男人,带着笑容招呼少年去吃中午饭,少年放下剪刀,擦了擦汗水正要应声,就看见几辆搬家车停在院子前,后面还跟着一辆银白色的私家车。车上下来一个少年,头上绑着拖着长长尾巴的发带,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棕发少年觉得这个人十分眼熟,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他们在哪见过,一时间有些呆了。等反映过来,紫眼少年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目光交汇间,棕发少年觉得紫眼少年脸上的笑容让他很想一拳打上去。
  紫眼少年倒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隔着栅栏对他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我叫雷狮,是新搬来的邻居。”
  “……初次见面,我叫安迷修。”